期刊正文


催眠和认知行为疗法在青少年个体辅导中的应用

 

【作者】 张海丽

【机构】 山东省曹县第一初级中学

【摘要】

【关键词】
【正文】  摘 要:本文通过对一个深受校园霸凌伤害而出现严重厌学的青春期女孩的个体辅导,帮助其成功从校园霸凌阴影中走出,使其重获了心灵的健康和性格的自信。辅导过程中运用到了催眠疗法、认知行为疗法等,也借鉴了萨提亚家庭治疗的相关理念。
  关键词:校园霸凌;催眠;认知行为疗法
  校园霸凌现象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在中国也非常普遍。据光明网报道称,有学者研究校园霸凌在中国的某六省的发生率是32.4%。前两年电影《少年的你》上映,校园霸凌现象一度引发了社会热议。今年下半年一位在网络上留下遗书跳海自杀的青年摄影师引起无数网友同情,他在遗书中表明少年时期遭遇的校园霸凌带给他无法治愈的伤痛。我是学校的专职心理老师,这几年给孩子们做心理辅导经常触及校园霸凌的话题,其中有一个案例留给我深刻的印象。
  大概是半年前的一天,我在咨询室接到一位教师同行的预约咨询电话,他说他姐姐家的孩子今年上小五,最近一个月突然闹着说不想上学了,家人怎么劝也没用,想让我帮忙做做心理辅导。 
  女孩来到我咨询室的时候,眼睛里充满犹豫、惶恐,还有一丝不情愿,显然她是被家长强迫来做咨询的。如果是主动接受咨询的,通常我做完自我介绍并且表达出我真诚的助人心愿后,孩子们就会主动开口倾诉他们的烦恼。但是当时这个女孩紧咬嘴唇一言不发,并且不愿意和我有任何目光接触。我没有勉强她,只是充满怜爱的看着她,她瘦小的身形里装满了委屈不禁让我心头一颤,在我温柔注视下虽然女孩还是不愿开口,但是不安的神色缓和一些。大约五分钟的沉默后,我关切的开口说:“孩子,我知道现在你的心里很难过,没事,你想哭就哭一会,哭出来心里可能会好受一点”。这一句话一下让女孩的内心破防,她的眼泪夺眶而出,身体颤抖的大声的抽泣。几分钟后她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我们正式进入会谈。
  女孩说了最近和班里的几个同学发生矛盾的一些细节。作为学生干部的她管理班级遇到个别女生不服,这个女生又联合其他几个同学向老师告她状,课下女生们又对她有一些言语的攻击。在我看来这些都属于一般的人际交往摩擦,几乎每个学生干部都会遇到,但是此刻她的反应是如此强烈。我觉察出女孩由一般人际矛盾引发出不相称的巨大的内心冲突。职业敏感告诉我女孩讲述故事的背后应该还有隐情。这次咨询我创设了支持性的环境让她感到我允许她在面前展露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允许她释放自己的负面情绪,让她感受她能够被我理解的、接纳,我们之间建立了信任的咨询关系。
  一周后女孩由母亲陪同做第二次咨询。咨询开始不久女孩说出了困扰她已久的发生在三、四年级的一段校园霸凌。女孩在一、二年级的时候交往了一个好朋友,俩人在关系一直都很好,成绩又都好,属于同学们眼中“别人家孩子”。三年级的时候,女孩的朋友被选为班长了,没想到的是,昔日的好友现在的班长利用班长的身份处处跟女孩作对。女孩举了一个例子,别人上自习课说话班长只是提醒一下,女孩小声问题却被班长喝令站在门外反省。女孩极要面子,可班长却故意让她出丑,她心里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女孩给班主任诉说委屈,但是班主任选择信任班长的管理。见没有人为女孩伸张正义,班长对女孩的霸凌愈演愈烈。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班长不让班里的任何同学跟女孩玩耍,谁跟女孩玩耍谁也会受到全班冷落。渐渐的女孩被班集体严重孤立,她交不到任何朋友。女孩记忆深刻的还有一次,有一个课间班长说自己新买的橡皮丢了,她怀疑有人偷走了她的橡皮,于是她就一个接一个翻同学们的文具盒。翻到女孩的文具盒时,恰巧她在里面发现了一块新橡皮,瞬间她恼羞成怒的质问女孩为什么偷她的橡皮,女孩急切的争辩那块橡皮是自己的,背面还有自己的名字。但是班长根本不理会女孩的争辩,当场就夺走了橡皮并当着全班面叫她小偷,边上的同学都在起哄。女孩说她心里面第一次想到了死。后来女孩越来越沉默,她经常一个人静静发呆,还会默默流泪。她常常觉得自己很差,觉得自己身上一无是处,觉得自己不配被人喜欢,甚至觉得自己不配活着。
  这样灰暗的生活整整持续了两年。五年级上学期家人终于同意将女孩转到一所更好的学校就读。在新学校里,女孩不再被孤立,不被嘲弄,渐渐她开始有了一点自信。一段时间后女孩被班主任选为班干部,那几天女孩感到很快乐,但过后在管理班级的过程中又与同学发生了矛盾,让她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她表现出严重的退缩行为和厌学情绪。
  在女孩的陈述过程中,我内心已经大概明晰了咨询思路。我分析女孩因校园霸凌受到的伤害总结起来大概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情绪和情感的伤害,情绪上大量负面情绪被压抑,情感上缺乏亲人朋友老师的支持。二是认知层面的伤害,女孩对自己和世界产生了不合理信念。我计划分两次咨询解决,本次咨询解决情绪情感问题,下次咨询解决不合理信念问题。
  这次咨询我使用了催眠技术,从潜意识层面帮女孩处理积压的负面情绪。具体做法是我在催眠情境中带领女孩重新回到曾严重受到伤害的情境,支持她表达出愤怒、恐惧、攻击等,她所有的情绪都不被批判,都被允许表达。催眠结束后,女孩稍显疲惫但明显身心都很放松。我邀请女孩的母亲进来参与咨询,谈话中我了解到这位母亲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是一位没有正式工作的农村家庭主妇。她的思维能力很有限,对别人处境感同身受的能力也很低,她很难理解自己女儿内心的痛苦,不过她非常爱自己的女儿。女孩父亲和已经结婚的哥哥常年在外打工,只有春节才回家,他们能给予女孩的情感支持很少。女孩已经已经怀有身孕的嫂子,现在和她们住在一起,未来几年也会在一起。女孩比较亲近嫂子,嫂子比较善解人意,也接受过高等教育理解力强。我在咨询结束后给女孩嫂子打了电话,建议她在精力允许的情况下对女孩多一些情感方面的交流和抚慰。最后我与女孩的舅舅也是我的同事面对面沟通了女孩的大致心理状况,并建议舅舅经常与女孩谈心,安慰鼓励女孩。
  又过了一周,女孩由怀孕的嫂子、母亲陪同前来咨询。这次女孩脸上没有委屈,神色平静,偶尔和我的目光对视。但我能感觉到女孩不快乐,也不自信。这次我使用认知行为疗法,和女孩一起找出影响她的不合理的核心信念,比如“没有人喜欢我”,“我身上一无是处”,“我不值得被爱”等,引导她发现这些信念不合理之处,并使用正确的信念取代它们。尽管这个过程有点困难,但是好在女孩天生聪慧悟性高,再加上我们之间牢固的信任关系,女孩最终还是愿意接受“有人喜欢我”,“我身上有优点也有缺点”,“我值得被爱”等信念,并且愿意把它们作为家庭作业进一步内化进自己的意识。接下来,我又邀请女孩的嫂子和妈妈参与到我们的咨询,与她们一起探讨交流支持女孩的成长具体方法是实施途径。
  最后一次咨询是在又一周后。这次女孩的脸上明显有笑容了,能够和我目光对视。她主动跟我笑着谈起在学校里发生的一些趣事,谈到最近交往到一个知心好友,她现在对惺惺相惜的友情格外的珍惜。女孩的母亲也给我反馈女孩最近很喜欢上学,放学回家后心情不错,也愿意跟她们交流学校发生的事情。
  整个咨询结束了,女孩已经从那场校园霸凌的阴影中走出来,她不仅收获了健全的人格,同时也学会了远离带来伤害的友谊,而加倍珍惜真正的友谊。
  几个月以后女孩的舅舅给我反馈女孩的状况越来越好,品学兼优。
  咨询后记:
  这则校园霸凌事件带给女孩的打击是巨大的,如果不是得到及时的心理疏导,可能后期会对女孩的人格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我们不能不反思,为什么女孩遭受长达两年的校园霸凌内心已濒临崩溃,家长和老师竟然都毫不知情。这提示我们学校和家庭在关爱未成年人的成长方面是不是应该更重视他们的心灵健康。很可惜,还有无数个像女孩一样来自农村家庭的孩子,他们很缺乏心灵的关爱,她们的父母对于家庭教育的认知还停留在让孩子吃饱穿暖有学上的水平,这些父母不知道他们的孩子的内心其实也迫切需要精神的养料。希望为人父母的尽量多关心孩子的心灵需要,也希望学校和社会能有更多相关机构关注孩子的精神需求,让他们在精神成长的道路上即使不能避免受到伤害,也要在受伤后能得到及时救援.
  参考文献:
  [1]斯蒂芬·吉利根. 艾瑞克森催眠治疗理论[M]. 王峻等译. 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7.
  [2]贝克. 认知疗法基础与应用[M]. 张怡等译. 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13.
  [3]维吉尼亚·萨提亚. 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M]. 聂晶译. 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9:217-267
  • 【发布时间】2022/3/22 21:03:36
  • 【点击频次】665